【誰來照顧118萬的失能人口? 】

2013-11-08

台灣人口結構,少子化、高齡化的問題不斷地出現在報章媒體,晚婚、晚育、不婚、不育的情況增加,造成新生人口數低,在全球排列前茅。目前老人超過260萬,佔總人口數11%,根據經建會資料顯示,我國從1993年進入高齡化社會,到2018年將成為高齡社會,2025年變成超高齡社會,2033年台灣成為全球老化指數(老人/幼年人口比例)最高的國家。

換言之,台灣人口老化的速度為全球最快,人口老化的問題影響的層面廣泛,包括經濟產能、財政稅收、醫療保健、社福支出、退休資金籌措等等。面對需要被照顧失能人口每年急遽攀升,政府在2008年開始的長照十年計畫,預計在2013年完成立法,並打算在2016年實施常照保險的制度,這個以社會保險全民互助精神規劃的長照保險,根據衛生署幾次的民調結果,七成以上的民眾贊成這樣的制度,但是再好的制度需要錢,需要人。

錢從哪裡來?政府財政緊縮,預算不足,我國長照十年計劃總經費817億元,但是這幾年來實際編列都在20幾億的左右,還動用第二預備金,到目前為止總共編列一百多億元,社福的預算占中央政府總預算已經是最高,根據專家估計將來開辦長照保險一年要六七百億的經費,資金缺口的窘迫可以想見。
 
人口老化問題嚴重,長照計畫勢在必行,財政拮据,政府有意引進民間資金,但是社福團體及在野黨認為會有圖利財團的疑慮,衛福部長在答覆本人質詢提到,提高菸捐所得來挹注,然而這仍需要立法通過,以立法院的效率何時通過無法預期,提高舉債上限不可行,在這樣兩難之間,如何取得平衡點,既可以引進民間資金又不會圖利財團,設計縝密的監督計畫,建立完善可長可久的制度,讓政策可以如期推動,嘉惠百姓,這是政府要去好好思考的。

再者,人在哪裡?根據衛福部資料,2012年台灣失能人口69萬,到2031年會快速增加成為118萬人,長照服務不管機構式、社區式或是居家式,需要大量的人力,除了醫護、社工、職能治療、物理治療等專業人士的投入,需求量最大的是照顧服務員。

這是一個勞力密集的行業,這個工作不只耗費心力,待遇不高,流動率高,職業刻版印象不佳。目前本國籍人士參加訓練及領有丙級技術士證照,絕大多數流向醫院擔任酬勞較高的看護工作,市場人力的主要來源是外勞,目前約有20萬人左右,其中印尼籍佔七成多,但是印尼官方的報告指出他們即將逐漸減少對外輸出外傭,到2017年完全停止,如何引進本國的勞工投入這個市場急需未雨綢繆,跨部會、跨專業的合作機制有待建立,將高職、技職大學加入老人醫療照護相關課程和證照制度,推動完整的培訓計畫,結合社區發展協會的民間組織,讓照顧服務員在地化,減少對外籍看護工的依賴,是未來長照人力資源的規畫重點。

有一份來自草根影響力文教基金會的民調指出,近七成的民眾認為把父母送到安養機構接受照顧並非不孝,但是卻只有兩成的民眾會把父母送到長照的機構,這是值得探討的問題,目前有一半的家戶有老人,在小家庭的結構之下,照顧老人成為許多家庭沉重的負擔。

政府要在2015年底完成長照的服務網建置,在2016年實施長照保險,與健保醫療及福利體系無縫接軌,當錢沒有著落,人沒有預備好,法還沒有過,要建構全球最完善的社會保險體系,目前的情況仍是像天邊的彩虹。

台灣在2033年將成為全球老化指數最高的國家。資料照片